首页 文化 汽车 体育 旅游 时事 科技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综合 社会 娱乐 国际 教育
您当前的位置:阳垭门户网站>社会>万达诉小球员违约索赔两千万,今日再开庭双方同意调解

万达诉小球员违约索赔两千万,今日再开庭双方同意调解

2019-10-28 15:22:18  点击:845

新京报(记者刘洋)王振耀,一名自费训练的年轻足球运动员,擅自加入了一家外国俱乐部。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俱乐部)向法院起诉王振澳及其儿子,要求双方支付俱乐部因履行协议而发生的全部费用,并处以2000多万元罚款。今天,此案在北京朝阳法院再次审理。原被告和被告都同意调解。

审判现场。由《新京报》记者刘洋拍摄

这对父子因擅自签约其他球队而面临2000万英镑的赔偿。

万达俱乐部称,2012年8月4日,俱乐部与王哲奥及其父亲就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派往西班牙的球员的训练签订了协议,同意将王哲奥作为注册业余球员派往西班牙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进行训练。《协议》还规定,王振澳在18岁成为职业球员时,其球员的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属于万达俱乐部,转让需得到俱乐部的同意。

2017年6月,俱乐部的第一批球员,包括王镇奥,成为职业球员。俱乐部决定与王镇奥签订专业合同,但多次联系王镇奥和他的儿子返回北京签订合同,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2017年9月中旬,俱乐部甚至与王振澳和他的儿子失去了联系。

王振澳和他的儿子失去联赛两个月后,俱乐部收到了丹麦瓦尔足球俱乐部的一封电子邮件。据说王振澳将于2018年1月5日与丹麦瓦伊尔足球俱乐部签订合同。2017年12月7日,万达俱乐部向王振浩和他的儿子发送了“律师信”,但两人都被拒绝并退回。2018年1月,王振澳未经万达俱乐部书面同意加入丹麦瓦尔足球俱乐部。

原告称,王镇奥在未征得其同意的情况下加入了其他足球俱乐部,这构成了违约,给他造成了巨大损失。要求两名被告向原告支付履行协议发生的所有费用,包括3027432元、机票44909元、培训费39.9万欧元(2982523元)和违约金1700万元(首次转让800万元,以及之前所有转让收益和玩家价值)。

被告辩称,由于意见不一致,他没有签署雇佣合同

在今天(10月15日)上午的审判中,王振澳和他的儿子没有出庭,两名委托代理人出庭。

被告不同意原告的所有主张。此前,被告答复称,未签订聘用合同的原因是双方未就合同内容达成一致,也未单独协商,不认可原告提及的违约条款和违约赔偿金的真实性。此外,合同中规定的时间是作为正式球员注册的期限,但当王振澳加入一家外国俱乐部时,被告和原告之间的合同已经到期,他不再是原告所属的业余球员。根据现有证据,原告的实际损失无法确定,被告认为原告要求的违约金过高。

在诉讼中,法院调查了北京足协。2013年至2016年,原告在该协会注册,是一家非专业足球俱乐部。2014年至2016年,王振澳在原告处注册为业余选手。

针对这一案件,法院举行了一次研讨会,讨论相关的重点问题。

双方都在争论“天价”罚款是否合理

该案今天进入法庭辩论。控辩双方就本案是否应被法院受理、被告是否违反合同以及违约赔偿金是否应减少进行了辩论。

原告称,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不排除未成年人合同纠纷由法院解决,因此应当由法院审理。根据合同规定,被告年满18周岁,其登记所有权和处置权归原告所有。在被告年满18岁之前,被告已经通知安排他与某个俱乐部签订合同。被告擅自加入其他俱乐部明显违反了合同约定,因此应承担不低于1700万元的违约金并赔偿损失。其次,原告认为,由于案件背景和行业特殊性,原告提出的违约金不高,被告没有理由要求减少违约金。

然而,被告认为王振澳没有违反合同,即使违反合同并不构成违约。从劳动法的角度来看,工人有权自由选择职业。被告年满18岁,成为职业球员。他应该决定是否与原告签订合同。原告不应该仅仅因为支付他的训练费用就决定所有的处置权,让球员没有谈判和选择的余地。这违反了劳动法。同时,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被告认为原告在签订合同前没有给出合理的警告,所涉及的培训合同应当无效。

被告的代理人在法庭上说,原告的巨额索赔相当于将违约风险强加给玩家。如果原告的巨额索赔得到支持,将支持原告对球员利益的漠视,制约中国足球产业的发展。

原被告双方同意调解,但由于没有调解计划,法院没有在法庭上进行调解。这个案子没有在法庭上宣布。

庭审后,被告的代理人表示,球员王振澳目前是丹麦足球俱乐部的职业球员。

新京报记者刘洋主编白魁校对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