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汽车 体育 旅游 时事 科技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综合 社会 娱乐 国际 教育
您当前的位置:阳垭门户网站>>“野狼,我的年度金曲,东百(北),我的灵魂故乡”

“野狼,我的年度金曲,东百(北),我的灵魂故乡”

2019-11-03 15:48:33  点击:3187

[文本/严珊珊观察员网络]

“发雷滴,我想把雷带回嘎。在那个森林之夜,狗会发出一声根鸣。”

最近,说到网上最热门的歌曲,“狼迪斯科”绝对是第一名。从星星到方块舞,从田野到网络红场,“舞龙”已经成为席卷全国的潮流——“到左边来,和我画一条龙,在你的右边画一道彩虹。”

这部神曲可以很容易地在土生土长的粤语和东北大粪味之间切换,让都市美女和时尚男人“敲到顶”,它从“我和我的祖国”手中接过了洗脑棒,走进了成千上万的家庭。所以问题是,是谁?

事实上,“狼迪斯科”不是“狼”唱的“迪斯科”。它的原唱是“中国新说唱”2019年全国127强选手的瑰宝。这首歌来自他2017年的专辑《你的姐夫》,但发行后并没有引起任何轰动。

直到今年夏天@ Our Culture _ gem加入“中国新说唱”,这首歌才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并以“东北风蒸汽波”颠覆嘻哈圈。

从此,不仅网络红锚圈开始歌唱,明星也加入了“迪斯科”的行列。

首先,罗志祥表演了一个“舞龙”。

后来的艺术家范成成和黄郝明也画了彩虹。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陈伟霆更加独特。他直接与gem合作制作了狼迪斯科(Wolf Disco)的混搭版本,并亲自演唱了其中的粤语部分,纠正了原版本中被混淆的粤语,让绝大多数网民发现原来的“我心中的花……”是这样唱的。

10月15日,由陈伟霆黑帮演唱的新版《狼迪斯科》发行。这一版本的歌词纠正了原始录音中的一些轻微粗俗的词语,并采用了《中国新说唱》(China's New Rap)中播放的版本。陈伟霆的加入也将这首歌的受欢迎程度推至顶峰。

然而,一些网民指出,陈伟霆标准的粤语发音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歌曲的“档次”,但也驱散了原曲的一些欢乐和复杂性。混搭中的迪斯科跳跃点似乎瞬间从铁岭转移到维多利亚港。

“当向南走的旧火车站终于站在兰桂坊夜总会门口时,它可能和这首歌一样,既有实现梦想的喜悦,也有离家太远的失望。”

事实上,除了明星,警察也加入了“神奇迪斯科”军。10月13日,江苏省南京市丽水市公安局的警察发布了欺诈版的“狼迪斯科”,充分表达了他们对人民抵制欺诈的关切。"两根食指就像两只逃离天堂的猴子,夺走了你所有的平衡!"

从夏天一直蔓延到现在的“狼风”让网民们惊呼,“狼,我的年度金曲,东巴(北方),我的灵魂之乡。”

用《中国新闻周刊》的话来说,这首歌突然流行的原因是它“有一种无法隐藏的真诚的泥土气息”

“它看起来不同但很亲切,到处都是普通的韵律和意想不到的聪明。歌词充满了北方人童年的记忆,青春期的偶像,为新词而悲伤的戏剧性感觉,懒散后的固执和一点自嘲的勇气。它融合了香港和台湾的黄金曲调,东北人对小麦的狂热和复古迪斯科的强烈节奏。很难说这首歌是呼吁小麦还是嘻哈音乐..."

这首歌的风格,有人说是蒸汽波,有人说是都市流行音乐。蒸汽波是一种集视觉、音乐和舞蹈于一体的艺术运动。2010年初出现的这种艺术风格的最重要特征是怀旧,它将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歌曲与现代科技数字类型的视觉元素结合在一起。都市流行音乐是受西方音乐影响的一种新的音乐风格,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的日本。自2010年代以来,城市流行音乐在全球范围内赢得了大量的网络粉丝。

但是在洗脑节奏和简单歌词的影响下,没有人要求它属于哪种音乐。

当然,除了赞赏之声,在一些网民眼里,“狼迪斯科”不值得这样的赞扬。有些人直接把它等同于宣传和粗俗。歌手珍对这种批评非常开放。他说这首歌没有高低之分,但如果它能吸引你去听,就意味着它已经成功了。

我仍然记得最后一首混合了东北方言和粤语的洗脑歌曲,或者叫《我们村子里的人》。当刘德华用粤语庄严地唱着“我的老嘎,打我的老嘎,住在杰佐屯,和第一个出生的银器一起住在杰佐屯……”没有人对这种强烈的震惊和意想不到的和谐不感到惊讶。

这也是狼迪斯科进入许多人日常生活的原因。正如歌词所言,“有了这样一个动态节拍,我不得不抛开大门,变得英俊。我的跳跃线怎么会有障碍呢?”今天,你"画龙了"吗?